“智造”引转型 老树发新芽——长沙推动高质量发展纪实 2019-05-21 15:42 中国青年报 王林 这是个很不一样

时间:2019-06-03 22: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这是个很不一样的工厂:眼前不是各种生产物料,而是喷泉、棕榈树、绿草、清水;生产线上没有一大群工人在流水作业,只有几台显示屏在传递着制造的部件信息和指令,还有AGV(自动导引运输车)在旁边自动配送物料……

这是位于湖南长沙的三一重工18号厂房。据三一重工副总裁刘华介绍,这里是亚洲最大最先进的智能制造车间,整个厂房就是一个大型计算系统加上传统的操作工具、大型生产设备的智慧体,每个工位当前该做什么、怎么做,都由程序说了算。

该工厂的变化是长沙这座“制造之城”向智造迈进的一个缩影。目前,制造业约占长沙经济总量的40%,在全国所有省会城市中名列前茅。“长沙的比较优势在制造业,怎么把制造业做大做强?我们提出以智能制造引领产业转型。”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浪潮中,发展智能制造是必由之路。

老树发新芽 传统制造业有了新动力

把一堆棉花变为成品被芯,需要多久?在梦洁家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3分钟。

湖南梦洁家纺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全国家纺业为数不多的智能制造示范工厂。在这间位于长沙市岳麓区的智能生产车间里,一堆蓬松的棉花被自动化设备送入机器,仅需几个环节,就可以做成一床床洁白的被芯,整个过程只有少数几个工人在操作。

“智能生产线投产前,我们每小时生产被芯800床。”据梦洁集团行政总监漆鸿杰介绍,2018年3月这条智能生产线投产后,工厂的生产效率提高了3倍,而成本降低了20%。他们还计划今年10月再引进两条此类智能生产线。

设备更加自动化,但用工人数并没有明显减少。漆鸿杰说,在上述智能生产线投产后,原来从事喂料、搬运、裁切等工序的工人转去从事包边等较为简单的工作,还有一些工人在经过培训后成为技师,专门琢磨怎么让床品更有艺术性。

近年来,长沙相继出台《智能制造三年(2015-2018年)行动计划》等“顶层设计”,带动许多制造业企业根据自身需求与能力,进行不同层次的智能化改造,实现“换道超车”。据统计,长沙目前2919家规模工业企业中,已有464家成为市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

在长沙的众多企业中,工程机械企业最具核心竞争力。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三一集团、中联重科、山河智能等知名企业快速发展,使长沙成为“工程机械之都”。而在产能过剩和需求低迷的“低潮期”,这些企业也苦练内功,积极拥抱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

三一集团旗下的三一重卡是工业互联网应用的一个缩影。据三一重卡研发工程师、项目经理周俊锋介绍,每台三一重卡上都安装了一个可以外接物联卡的T-box。“T-box可以记录司机驾驶习惯、行车轨迹、油耗等信息,并对重卡运行状态进行诊断,降低故障风险。”而一旦出现故障,T-box可将故障信息即时发送到三一服务后台和司机手机里的三一专用App。

类似的应用在长沙还有不少。目前,长沙工程机械行业有4家企业获评为“国字号”智能制造示范企业(项目)。通过智能化改造,这些传统制造企业“老树发新芽”,他们所制造的工程机械“大个子”也可以通过工业互联网,实现更加精细、柔性的管理和利用。

产业智能化、智能产业化“两手抓”

在长沙,还有一群以80后为主体的年轻人,在努力让航天不再遥远,甚至“人人都可以拥有一颗卫星”。

作为我国首批商业航天公司之一,长沙天仪空间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天仪研究院)专注自主研制的微小卫星平台与载荷,通过微小卫星提供空间科学实验与技术验证等服务。从2016年成立至今,天仪研究院以不超过60人的团队完成了6次太空任务,从提出需求到卫星发射,周期一般不超过一年,服务费用低至10万元起,成功发射了“潇湘一号”“陈家镛一号”“湘江新区号”等十余颗卫星。

事实上,还有许多高新技术在长沙落地孵化,其中不少是军民融合的尖端技术。例如,在北斗卫星导航领域,形成了从“芯片、模块、终端产品制造”,到“北斗检测设备与服务”,到“北斗+行业应用”的完整产业体系。据介绍,目前长沙已聚集军民融合企业百余家,产值超过数百亿元。

胡衡华提到,长沙在发展智能制造的过程中坚持“两手抓”,一手抓传统产业智能化改造,一手抓新兴产业智能化培育,要把产业智能化、智能产业化推向更高层级,推动信息化与工业化、先进制造业与高技术服务业深度融合,从而激活一批新兴业态。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