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天高”也分朋友圈

时间:2020-03-17 18:1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时髦男女从来没在买鞋上吝惜过。一双合情入景的“恨天高”,不仅是吸引眼球的利器,也是自动拉长小腿的“修身”神器。但越打眼的高跟鞋,穿着似乎越不舒服。仅仅因为其能自动PS腿型,拉升颜值,就甘愿忍受足尖的痛楚吗?如果你觉得这就是正确答案,那为什么不修边幅的男性也会成为高跟鞋的粉丝呢?

  研究人们选择各色高跟鞋背后的动机,可能要比研究高跟鞋本身更有趣味。而高跟鞋背后潜藏的秘密,则需要专家通过一场华美的“穿越式”鞋履展览来揭示答案。

  为颜值,有何不可?

  高跟鞋设计总是能不断刷新人们的眼界。

  “恨天高女王”LadyGaga的御用鞋履设计师克米特·特尔索罗,为了配合其MV拍摄,竟然脑洞大开,将妖娆的八爪鱼造型搬到了高跟鞋上。

  穿着惊世骇俗的设计需要勇气,而驾驭美丽则需要高超的平衡技巧。亚历山大·麦昆的“犰狳”高跟鞋能挣得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但因为行走难度太高,超模甚至放弃大出风头的机会,拒绝走秀。最终,英国名媛达芙妮·吉尼斯因为街拍,“意外”地成了此鞋代言人。为了颜值,设计师自然会无所不用其极。但关键是女生们心甘情愿,以痛苦作为交换代价,穿上极致美丽的馈赠走上一遭,其背后动机很值得玩味。在由上海兴业太古汇举办的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鞋履:乐与苦展览》上,140多双来自非洲、亚洲、欧洲、中东及北美地区的鞋履济济一堂。主办方兴业太古汇表示,他们正是希望通过一双双高跟鞋背后鲜活的故事,揭开自古至今,人们对高跟鞋痴迷不已的秘密。

  “鞋履不只是创造力的产物、地域文化的符号象征,更多时候,它会无声地释放出性感的诱惑,时时提点对方鞋履主人的身份,以及所属圈层。”按照策展人、时尚文化研究学者海伦·帕森的解释,除了修饰颜面之外,人们还会用各种高跟鞋来标记自己、定义自我。

  明星名媛期冀以与众不同的造型博得人们的关注,制造眼球经济效应。而都市白领女性愿意为昂贵的“恨天高”买单,则是希望能和光鲜的时尚圈沾边,为自己贴上潮人的标签。这就是为什么超模娜奥米·坎贝尔当年极为丢脸地在时装T台上摔倒,却让薇薇安·韦斯特伍德的厚度高跟鞋风靡全球,风头一时无两。女生们之所以舍得花费不菲,咬牙购置薇薇安的厚底鞋,一方面是它的设计在当时的确够新颖大胆。另一方面,虽然身材无法与超模匹敌,但能驾驭其所不能驾驭的“恨天高”,这已经是令很多姑娘感到与有荣焉。

  男士鞋柜中的秘密

  有趣的是,和现代女性担当“恨天高”拥趸的主力不同,最初,高跟鞋的发明和普及完全是男性在推波助澜。在16世纪,高跟鞋是男性骑射的必要装备,因为后脚掌高跟更利于蹬紧马镫,不易脱落。

  而恨天高的华丽风来袭,则全要仰仗17世纪“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品位和喜好。据说路易十四身材矮小,为使身高不引起尴尬,他亲自设计了一种尖头半托式高跟鞋。喜欢奢华的他又嫌马靴过于朴实,便为其加上了红色高跟,还以丝绸、天鹅绒面料制作鞋面。海伦·帕森在翻阅史料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路易十四身边一群贵族为了标榜自己和国王同属一个“朋友圈”,群起效之。紧接其后,另一群想踏入宫廷的人继续跟风。于是,高跟鞋风潮逐渐在法国上层社会普及开来,成为一枚欧洲文化的符号,其影响力延绵至今。因为耻于同女性高跟鞋混为一谈,一些男性选择了“内增高”。但现在,越来越多男性选择直接表达他们对高跟鞋的拥护。

  英国顶级艺术音乐家艾尔顿·约翰就是“恨天高”的拥趸。每逢登台演出,他必然脚蹬鞋跟上缀满细密水晶的斑马纹高跟鞋。按照他的解释,这是他展现其在音乐界地位的一种方式。而总是以一套深色西装“万年不变”的装扮出入各种场合的前法国总统萨科奇,也被好事的媒体发现,在不同场合,他会穿不同款式的小高跟。或许是因为有超模妻子在身边做“标杆”,萨科奇必须要用高跟鞋来呵护一下自己作为男性的颜面和权威。

  下一双会更舒适?

  “在过去,政要、名人、明星一直扮演着高跟鞋潮流幕后的推手,所以,高跟鞋的社交属性还不那么明显,”而随着互联网社交平台的兴起,高跟鞋突然变成了玩转圈层的社交神器。在策展过程中,海伦·帕森顺便挖掘出了这个重要趋势———不只是人以群分,人还能以对高跟鞋的喜好进行分类。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